彬珍网 > 小说  >  正文

总裁追妻赔了身体又赔心时初小说

发布时间:2020-06-26 20:11:58 来源:彬珍网

时初原创小说《》,主角分别是秦昱瑾顾长安,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为您提供总裁追妻赔了身体又赔心小说阅读,文章独具匠心,笔力惊人。垂头的顾长安没有发现,秦昱瑾开车离开一段路程后,就从后视镜里捕捉到顾长安劫后余生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总裁追妻赔了身体又赔心》精选:

垂头的顾长安没有发现,秦昱瑾开车离开一段路程后,就从后视镜里捕捉到顾长安劫后余生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顾长安回到别墅,随手将手上的结婚证塞进包里,就进了浴室。

美美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出来之后,顾长安只觉得浑身都轻松了,尤其是今天晚上秦昱瑾不回来。

临睡前,她习惯性的将藏在床头柜门板下面缝隙位置的怀表拿了出来。

打开怀表,凝视着怀表盖上的照片,低头亲吻了一下,平淡的眉眼涌出一抹悲伤。

好半天,她低喃道,“晚安。”

小心将怀表藏好,顾长安拉上被子盖好。

果然没有秦昱瑾在,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睡到半夜,好像有人搂住了自己的腰,顾长安不安的挣扎了一下,但是放在自己腰间的手,不但没有松开,反倒是勒得更紧了。

顾长安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秦昱瑾不耐的神色,一手撑着自己的脑袋,另一只手紧紧箍住了顾长安的腰。

“你这警惕性也太差了,要是这样对你的人不是我,你该怎么办?”秦昱瑾打量着顾长安,似乎对顾长安这样没有警惕心的样子很是无奈。

“这是你的地盘,怎么可能会被人随便闯进来?”顾长安在一开始的惊慌之后,很快就镇定下来。

秦昱瑾是什么人?他的地盘岂是别人想进就能进的?倒是他自己,不是说今晚不回来了吗?

“你不是说今天晚上不回来吗?”顾长安咬唇,掩去脸上的紧张。

“将新婚妻子丢在家里独守空闺,这不是我的风格。”秦昱瑾凑到顾长安耳边深吸了口气,发出一声喟叹,顾长安忍不住身体紧绷。

你若是能被锦色的姑娘勾搭了去,夜夜不归,那她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锦色的姑娘才是,顾长安心中默想,并未搭话。

秦昱瑾翻身将顾长安压在身下,目光炯炯,即使是在昏暗的环境中,顾长安都能感觉到那两道炙热的视线,犹如实质一般。

而秦昱瑾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今天,能不能放过我?”顾长安闭了下眼睛,再睁开,眼中平淡无波。

在办公室被秦昱瑾强要了一次,到现在都还觉得身体酸软。

“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秦昱瑾脸色一冷,明显变得不耐烦起来,伸手粗鲁的扯开了顾长安身上的睡裙。

面对秦昱瑾强硬的态度,顾长安心中别扭,紧紧压住了自己的睡裙。

今夜,她实在是不想再和秦昱瑾折腾了,可是有什么办法能够让秦昱瑾放过自己这一次呢?

“秦昱瑾,难道你忘了韩雅茹吗?”顾长安冷道,语气中带着丝丝嘲讽的味道。

韩雅茹这个名字,是秦昱瑾心中最痛也是最软的地方。

秦昱瑾有自己喜欢的人,顾长安知道,可是为了要报复她,要了她的身体还不够,竟然还强迫着娶了她。

顾长安真不知道秦昱瑾口口声声说的爱到底是真还是假!

口口声声说着最爱的女人是韩雅茹,却在别的女人身上发泄着寂寞,十足的败类!

秦昱瑾的动作停下来了,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冻结一般,顾长安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

“怎么?你这是在吃醋吗?”昏暗中,压在顾长安身上的秦昱瑾突然轻笑出声,但是那笑声却让顾长安不寒而栗。

“可惜你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你不过是我报仇的利息而已。”

秦昱瑾说完,一手将顾长安的双手禁锢在顾长安头顶,一手粗鲁的扯下了顾长安身上的睡裙,微微粗糙的大手,带着磨砂般的感觉,在顾长安身上狠狠蹂躏着。

“不要……”顾长安的声音中带着颤音,但是身上男人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

顾长安知道是自己刚才的话刺激到了秦昱瑾,能真正挑动秦昱瑾脾气的,也只有韩雅茹了,这个时候,顾长安多希望韩雅茹能够出现,或许她就能从这个恶魔手中逃出来了。

顾长安的求饶,并没有换来秦昱瑾的怜惜,昏暗中的秦昱瑾邪肆一笑,眼神冷若寒冰。

韩雅茹,这个人,这个名字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他的生活中,这个该死的女人,却在这个时候提起了,若是想找死,他不介意成全她!

和秦昱瑾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秦昱瑾很清楚顾长安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点,那炙热的大手不断在顾长安身上点起一片熊熊浴、火。

即便是牙关紧咬,顾长安还是不可遏制的发出一声低吟,身体轻颤,身上的男人突然停止了动作。

“我还以为你有多坚定呢,现在不也有反应了不是吗?”感受到顾长安发软的身子,秦昱瑾一下又一下抚弄着,嘲讽道。

顾长安咬紧牙关,在听到秦昱瑾的话之后,将头扭到了一边,眼中多是屈辱。

对于顾长安不配合的态度,秦昱瑾也不恼,只是慢慢蹂躏着顾长安的身体,将她狠狠占有,看着她在自己身下绽放,满脸动情的红潮,是他见过的最美的景色。

顾长安就像是洋娃娃一般,只能任由着秦昱瑾摆布与玩弄。

最后在摇摇晃晃,灵魂都要被他撞飞出来的大力运动中,顾长安两眼一黑,直接就晕了过去。

等顾长安等二天醒来的时候,身体十分沉重,浓浓的酸涩之感蔓延全身,身上并没有黏腻的感觉,看来是昨天晚上秦昱瑾帮她清洗过了。

微微抬了下手臂,却好似花尽了全身的力气,又无奈放下,好在今天休息不用去上班,索性蒙上被子继续睡。

至于秦昱瑾,这个时候,估计已经到了锦色某个包厢,顾长安并不在意。

再次睡着之后的顾长安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紧蹙,悲伤和恐惧杂糅,眼角微微有些湿润。

梦中,一会儿是故人一步步朝她走来,一声声质问,如诉如泣。一会儿又是秦昱瑾那恶劣到极致的笑脸,残忍的说着永世纠缠。

半梦半醒间,顾长安被自己的手机铃声惊醒,迷迷糊糊中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之后,顾长安猛然惊醒,脚步虚浮下了床。

彬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