彬珍网 > 科技资讯  >  正文

潜望|病毒入侵硅谷:开始远程办公 创业公司首先要“活下去”

发布时间:2020-06-24 19:56:18 来源:彬珍网

与业务稳定、财务状况稳健的大型科技公司相比,硅谷地区大量的初创公司对于风险的承受能力相对较弱,红杉提出,现在是公司创始人和管理层开始问自己一些关键问题的时候了,比如现金流能支撑多长时间,如果削减开支,可以从哪些环节下手,一些原先计划的资本支出在现阶段是否还有必要等。

腾讯新闻《潜望》 纪振宇 3月11日发自硅谷

三月第二周开始,原本熙熙攘攘的谷歌、Facebook位于硅谷的总部园区开始变得冷清,平日里上下班高峰期,串联和大部分硅谷地区的Caltrain上,人挤人的情况不再出现。为了应对疫情蔓延,硅谷大部分科技公司鼓励员工尽可能在家,以避免人员过度聚集。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灾难,是硅谷在开年后面临的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

作为全球科技中心,硅谷是全美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频繁的商业交流和业务往来,无疑也将这一地区暴露在疫情最大的风险之下,出于同样的原因,这里也是全美对疫情影响最为先知先觉的地区,无论是疫情的认识还是应对速度,都领先于全美其他地区。

但随着疫情的不断蔓延,硅谷的防控措施也在不断升级,谷歌已经宣布公司不再接受访客进入其硅谷、等地的办公区,Facebook、Twitter、苹果开始限制前往部分地区的商务出行,硅谷实际上已经全面进入对外隔离状态。

硅谷正试图在将疫情影响降到最低,同时维持正常的业务经营之间艰难地寻求平衡。尽管对于许多行业开发类业务来说,远程办公并没有对业务本身带来太多影响,但作为整个经济体中的一个组成部分,硅谷也无法独善其身,在其他行业受到影响的同时,这里的硬件、在线数字等业务,将不可避免地遭受冲击。对于抗风险能力较弱的初创公司,疫情或许将直接决定它们的生死存亡。

疫情来袭 硅谷如何先知先觉

硅谷以其科技公司集中、创投活动活跃而成为全球科技版图中的一个独特的存在,对于新生事物,硅谷也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敏感。速度和规模化大概是定义“硅谷”最好的形容词。

当疫情来袭时,硅谷这一特殊的存在,在应对起来也表现出了不同于其他地区的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早期天使人Steve Schlafman近日发表推文称,他与一位旧金山的者闲聊中,谈到她认为硅谷对待新型冠状病毒的态度要比其他地区,包括纽约要更严肃。Schlafman也思考了一下为何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得出的结论是,硅谷更理解网络效应和指数级增长的威力。

(硅谷先知先觉的原因之一:理解网络效应和指数级增长的威力)

这则推文看似像笑话,但细想来却有一定的道理。硅谷几乎是对网络传播效应和指数级增长理解最为深刻的地方,而病毒的传播,恰好也符合这样的规律:短时间内,病毒在人际间快速的传播,带来的危害将是灾难性的。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位于硅谷的科技公司成为全美应对疫情最早行动起来的一批公司,苹果、Facebook、亚马逊、谷歌、微软等在硅谷的大部分人员,除必要的情况,从本周起已经开始进行远程办公。

在硅谷即将进行的大型会议活动也先后被取消,最先进行宣布的是社交巨头Facebook,早在3月初,Facebook便宣布取消即将在5月份举行的每年一度的F8 开发者大会,这次大会预计与会者将超过5000人,是Facebook每年规模最大的活动,随后,谷歌每年的IO开发者大会也被宣布取消。

当然疫情发展严重也是让硅谷地区快速反应的另一大客观原因。截至3月10日,硅谷所在的美国州,确诊人数已经超过百人,位居全美第三,仅次于华盛顿州和纽约州,疫情在美国蔓延的早期,硅谷也是病毒最先侵入的地区,包括硅谷的核心地带Palo Alto、谷歌总部所在地Mountain View等均是全美最先出现确诊病例的地区。

除此以外,在硅谷地区广大的华人群体,也对这里快速应对疫情带来了影响。在各大科技公司就职的华人群体,由于较早关注国内的疫情发展,许多人很早就对病毒的严重性有了很深的认识。

谷歌的一位员工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公司应该更早一些宣布允许员工在家工作,他认为公司的反应还是太慢了。

当然对于疫情,硅谷地区的认知也并不是完全一致。厂商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伊隆 马斯克就在推特上直言不讳地说:“所有对于病毒的恐慌都是很傻的行为。”

尽管他的言论遭到了很多质疑和抨击,但也有许多人赞同他的观点,作为在科技领域和硅谷地区拥有着十足影响力的领袖式人物,马斯克的言论也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硅谷人对待疫情的态度。

疫情影响仍在不断扩大 硅谷艰难应对

作为全美对外开放程度最大的地区之一,硅谷对外发生商业活动也是最频繁的,这无疑也将这一地区对日益蔓延的疫情暴露出最大的风险,在美国疫情发展初期,就有许多硅谷地区的科技公司员工不幸感染上新冠病毒,成为全美最早几例被确诊的病例。

这些病例也进一步提高了硅谷对于疫情的警惕,并迅速采取措施,硅谷许多科技公司实际上在政府宣布采取行动之前,已经宣布了许多措施,包括鼓励员工在家办公,减少人员密度等。

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许多员工在平时的日常已经对“在家办公”(work from home)见惯不怪,对于日常项目的衔接、沟通也早已驾轻就熟,尤其是对于软件开发等相关职位的人员,远程办公并没有给工作带来太大影响,日常工作依然能够顺利开展。

为了支持远程办公,多家远程办公工具服务商免费使用等措施。谷歌上周二表示,全球所有G Suite企业用户都能够免费获得Hangouts Meet视频会议的功能,这一免费一直生效至7月1日。微软也宣布旗下办公协作平台Teams向全部用户提供6个月免费使用。

随着远程办公需求的激增,相关的应用也成为近期下载量最大的应用。Zoom本周成为美国iOS平台上下载量第一的办公类应用,同时在其他11个市场也是下载量最大的商务类应用。微软的办公协作应用Teams在苹果应用商店上升至第4位,谷歌的Hangouts Meet和Slack分别位列第10和11位。

微软一位发言人近日表示,Teams自今年1月底以来,在中国市场的在线会议使用量增长了500%,上周,微软Teams在美国的聊天聊天功能使用量较前一周增长了50%,视频和音频会议量则增长了37%。

对于硬件行业来说,情况却不容乐观。例如苹果、惠普等,它们日常运营高度依赖于的平稳运行,由于疫情的影响,上述公司的供应链或多或少受到影响,苹果已经调低了第一季度的业绩预期,称新冠病毒带来的供应链中断将影响到产量,惠普也表示,由于其生产工厂都位于中国,因而疫情造成的停工将直接造成部分PC、打印机等产品的产量削减。

初创公司当下第一要务:活下去

硅谷知名风投红杉资本几天前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中心意思是让其所投资的初创公司增强风险意识,以应对由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

与业务稳定、财务状况稳健的大型科技公司相比,硅谷地区大量的初创公司对于风险的承受能力相对较弱,红杉提出,现在是公司创始人和管理层开始问自己一些关键问题的时候了,比如现金流能支撑多长时间,如果削减开支,可以从哪些环节下手,一些原先计划的资本支出在现阶段是否还有必要等。

一位硅谷地区的早期投资人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对于许多今年或明年有计划的初创公司来说,它们或许要将这一计划提前了,通常完成一轮融资需要耗费几个月的时间。

“因为在疫情影响下,企业会发生许多日常不必要的开支,让现金消耗的速度变得更快,”这位投资人说,“所以(初创公司)需要将他们的日程提前。”

在疫情扩散的情况下,市场中的流动性变得稀缺,从投资机构角度来看,他们由于自身资金也捉襟见肘,在做出投资决策时也变得更为谨慎。

一家初创公司负责融资业务的创始人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公司在年前已经谈好了一笔200万美元的投资,眼看着资金这个月就快到账,但投资机构却反悔了,给出的理由是,为了应对新冠病毒疫情而保证手中持有足够的资金以应对不确定的风险。

今年以来,硅谷初创公司经历了新一轮裁员,疫情的影响无疑让这一状况更加雪上加霜。

硅谷千万美元级早期风投和米资本创始合伙人谷懿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自己在3月初就向被投公司发出了邮件,提醒他们应对即将到来的疫情影响。

“如果有融资计划的,最好能够提前完成,”谷懿说,“保持现金流的现在至关重要。”

疫情影响下,投资人的日常工作变得捉襟见肘,对于新项目无法完成尽调,原先制定的投资计划和目标不得不相应做出改变。

“我最近接触的一些投资机构,大多数都倾向于等待一段时间,等(疫情)趋势更为明朗一些再做出行动。”谷懿说,投资机构希望保证手中有足够的资金用于支持旗下被投公司。

彬珍网